栏目导航
斩夜全文阅读_百度阅读
时间:2019-09-16

  第一百五十一章 沧浪掌 林夕的双脚重重踏向刘琛,刘琛连忙举起双臂招架,逍遥震的力量轰然坠地,以刘琛为中心,冲击到十米开外。

  逍遥震的力量刚爆发出来,林夕的怒涛拳又如同雨点般落了下来,等到第十六式轰出之后,围绕在他周围的旋风立即爆开,域里所有的奥冲及旋风收拢来的力量凝成一团,形成一只与他的手掌差不多大的水纹掌印,落在刘琛的手臂之上。

  掌印虽小,其中的力量喷发出来,却拥有排山倒海之势,巨大的气浪带着雷鸣般的巨响向四面八方冲散出去,数十米范围内的地面被扫得干干净净,再也一见一片积雪。 周围的师兄弟们无不深感惊骇,这是五品水相攻系奥术,沧浪掌,通过凝聚吸收周围空气中的奥冲波动和劲力爆发出可怕的一掌是这门奥术最大的特点。

  在藏花阁中,沧浪掌是众弟子公认的最难不好用的奥术,可是林夕才花了半个月时间,居然就已经将其掌握到了这种程度!

  大家并不知道,林夕修炼所用的心诀与他们大为不同,而他融合《藏花诀》和《观海诀》而成的心诀,其风格、奥冲流转节奏与沧浪掌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所以从初学到熟练掌握都十分顺利,没有丝毫阻碍。

  惊骇之后,师兄弟们再看练武场中心,只见林夕和刘琛已经分开,两人都挥散了奥冲,面带笑意,让大家完全看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小会儿,刘琛的双臂突然颤了几下,他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一边努力抑制双臂颤抖,一边笑呵呵地说:“师弟,今天的战术不错,爆发力十足,我喜欢!哈哈,看来今天你没少花时间研究战术啊。”

  “好吧,今天……嗯,今天这场练习,算我输了。不过这只是意外,啊哈哈,跟昨天一样,只是意外。”

  听到大家的议论,刘琛狠狠地一瞪眼,大喝道:“不好好修炼,叽叽喳喳的说什么呢?你们不是一直不满我抢占小师弟的陪练这事吗?谁有兴趣,也来练练啊!”

  看到大家的反应,刘琛摸着自己的光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完全不像刚在林夕手上吃了败仗的模样。

  第二天,林夕和刘琛再站在练武场中时,无需林夕提醒,刘琛自觉地将自己的奥冲强度提高到了玄境六阶的强度。不过就算如此,他的攻势也无法对林夕形成绝对压制,就算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不多时也会被林夕扳回来。

  距离林夕与邵离的三个月之约越来越,他的成长也一天天越发明显。在最后的几天里,他每一次与刘琛对战,两人都会试着换一套战术,改变一种风格,以便他在应对邵离时更加灵活。

  距离三个月之约还有四天时间时,林夕听刘琛说邵离的修为已经晋升到玄境六阶。他并不着急,一切依然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就在比试的前一天,他的奥髓律动如期达到每秒六十次,也步入玄境六阶之中。

  第二天,林夕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他特地换上一件新的衣袍,将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接着便向练武场走去。

  林夕步履平稳,心神沉静,双目注视着前方,微笑着自语道:“检验这三个月的修炼成果的时候到了。”

  今日的比试,林夕之前一直将其作为与邵离一分高下、让其为自己的态度付出代价的机会,不过随着时间临近,这样的想法变得越来越淡,检验自己的修炼成果变成了主要的目的。

  其实这几个月之中,林夕和邵离无时不在比赛,比谁的修炼进度更快,谁能花更少的时间熟练掌握新学的奥术。通过这场长达三个月的较量,林夕不得不承认,邵离的确很强。不过对手越是强劲,他的斗志就燃烧得越是旺盛。

  林夕和邵离几乎同时从两个方向走进练武场,此时练武场周围已经站了不少人,藏花阁的弟子没有一个人愿错过这场比试,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七十二院中最强的两名弟子,究竟谁能更胜一筹。

  作为主持者以及彩头的贡献者,闫景莲和岳泰宁自然不会缺席,两人不仅自带了太师椅,还在两把椅子之间摆了一张茶桌。让林夕感到无语的是,桌上除了两个之外,居然还摆着水果瓜子肉干,敢情两位老顽童是借着这个机会野餐来了。

  林夕和邵离走到练武场中间,整个练武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闫景莲和岳泰宁的目光分别在林夕和邵离身上停留了几秒,前者一脸得意,后者无限嫉妒。

  闫景莲摆了摆手,说:“昨天就已经给你们说过规矩了,比试中你们可以各使用一件玄器。”

  林夕略微点头,邵离选用秘甲,看来是对自己的攻击很有信心。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他挑选专门用来破除秘甲防御的破军爪,岂不是赚大发了。不过破军爪是从四皇子叶星海的狗腿子谭云林手上得来的,在这里用好像不太方便。

  虽说叶星海被闫景莲关了禁闭,自从林夕加入藏花阁之后就从没见过他,但谁知道在场的藏花阁弟子中有没有叶星海的拥护者呢,还是小心为上。

  林夕从符文包里取出一枚圆溜溜的东西,然后摊开手掌,道:“我的玄器,就是这件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