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祖母的礼物
时间:2019-02-27

对淮盐最早的印象是从上海炒货大王阿明瓜子那里得来的,大略十多年前,上海大型食品店都卖一种散装的阿明花生米,10元一斤,非常好吃,花生米粒粒饱满,大小均匀,最可人的仁粒衣上的一层白霜,那就是盐霜,货物标牌标的就是“淮盐花生米”,味道难得。前三届的足球世界杯赛,七宝一批友人聚会冯家,通宵看决赛,据说老师沈渭滨先生也准备到场,向老友人陈先生推荐了这款宵夜零食,他于是买了一包,足有10斤。近多少年不见这种花生了,阿明花生改用了小包装,调味已不用淮盐。

去年国庆节去山东邹县孟庙孟府,在淮安至宿迁高速途中一个叫古盐河的休息站,看到一个专柜,陈设江苏省盐业公司出的大清淮盐深岩盐,产地淮安市,盒上标着“源自白垩纪年代的岩盐”。不清楚白垩纪离当初多远,可判断的出这种盐的地方,当年一定是一片大陆,这盐就在这底下千米。可惜售剩三盒。问营业员——一个漂亮的淮安姑娘,为何不添货,她笑笑。她仿佛也颇奇怪我开口要15盒。

王孝俭

淮盐产在淮安,我是十年前到淮安边上的运河古镇河下镇才知道的。那时在一个专买酱菜的店铺买了10斤,是散装的。买盐虽像买米,实对淮盐的情况及其金贵,不甚清楚。最近央视放了一个本国人拍的叫《京杭大运河》的电视纪录片,拍到运河重镇淮安,就只拍了河下镇已八十多岁的老盐商后人。白叟话当年淮盐,一派自豪,一括两响的苏北话,把那个做电视的瑞士人震得一愣一愣。他大略觉得这位苏北老人不是在说盐,而是在讲珠宝,他家祖上开的不是盐铺,而是珠宝店。确实,在老人看来,这淮盐才值钱。